您好,欢迎来到绿专资本-企业境外上市一站式服务平台
绿专热线0755-82322440中文EnglishThai
当前位置:首页 > 一带一路 > 一带一路战略

2017年度上市公司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报告

2018-11-27 10:22:06 作者: 来源:http://www.greenprocapital.cn/ 已浏览:

   为从上市公司微观层面研究“一带一路”倡议在沿线国家实施发展情况,揭示“一带一路”经济活动的现状特征和发展趋势,反映证券市场在推动“一带一路”投资方面发挥的积极作用,提升资本市场对相关主题投资的关注度,中华证券交易服务公司(以下简称“中华公司”)在上交所、深交所和港交所(以下简称“三所”)协助下,通过向上市公司发放调研问卷和自愿反馈的形式,收集整理了上市公司2017年度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业务经营的相关数据,并编写了研究报告。

  一、研究目的

  一是从上市公司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角度,在微观层面揭示“一带一路”倡议的发展情况。目前各领域主要引用的“一带一路”相关的信息指标,主要是国家层面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签署合作协议的数据、海关总署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与中国的进出口贸易数据、亚投行投资数据,但缺少在企业微观层面反应“一带一路”建设进展的数据。上市公司作为最有竞争力的企业群体,必定会率先参与到“一带一路”建设,收集分析上市公司参与数据,不仅能填补这个领域内的信息指标的空白,也能集中体现证券市场在支持“一带一路”建设中发挥的作用。

  二是从行业与公司层面,揭示“一带一路”经济活动的现状特征和发展趋势。“一带一路”带来的巨大发展机遇,最终会体现为以上市公司作代表的企业之间互惠互利的商业模式,其中必然会产生不同行业、不同类型的上市公司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交替参与,并在市场、产品、服务模式等方面持续创新,涌现具有代表性的公司群体。发现和研究其中的演变规律,有助于更准确地把握“一带一路”发展阶段和机遇,提出政策建议,同时推动资本市场发现和挖掘其中的投资机会。

  三是促进上市公司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并主动披露相关数据。希望以这种数据汇集、整理和展现的形式,反过来促进和推动上市公司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倡议,主动整理和披露参与情况,提升全社会对“一带一路”发展情况的关注度。

  二、数据收集和分析方法

  上市公司“一带一路”参与情况数据收集以上市公司自愿参与性质进行,调查范围为沪深港交易所旗下股票互联互通合资格名单中上市公司。2017年度数据收集范围覆盖1,939家互联互通范围内上市公司,样本范围对比上年度改变177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范围按照国家信息中心旗下“一带一路”网公布的沿线区域和国家名单,由上年度64个国家基础上增加至73个。

  数据收集频率为每年一次,所有汇总性结果在上市公司提供数据的基础上,扣减重复递交表格的AH公司以及回复同样数据的集团子母公司,并剔除非金融公司填报的融资/贷款或保险承保数据。同时,对照上市公司年报等公开数据对相关数据做交叉校验。明细数据分送三所作内部分析用途,汇总性数据则被用作研究分析和公开报告的基础。

  三、上市公司参与“一带一路”业务

  整体参与度分析(一)参与上市公司数目明显增长

  从参与公司数量来看,2017年度所有发放调查问卷的公司中,有667家涉及“一带一路”业务,对比2016年度增加73家。已参与“一带一路”业务的上市公司中有60%预计未来三年相关业务比例将继续上升,而尚未有“一带一路”业务的上市公司中也有29%预计未来三年相关业务比例将会增加。

  (二)上市公司参与经营活动业务金额持续上升

  从参与经营活动的业务金额来看,从2014至2017年,上市公司在“一带一路”沿线的商品与服务销售金额、采购金额、工程合同金额、投资金额和融资贷款金额及保险承保金额等经济指标整体均呈现增长趋势(图1)。

  图1:受访上市公司“一带一路”业务金额及年增长率

  *金额单位为人民币亿元。

  四、上市公司“一带一路”

  参与业务经济指标分析(一)销售金额

  受访沪深港上市公司“一带一路”销售金额由2014年度8,676亿元,扩大至2017年度11,109亿元,年复合增长率8.6%(图2)。

  2017年度“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范围定义上,新增了9个国家,剔除新增国家部分后,经调整2017年度销售总金额为10,034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仍达到5%。

  工业类公司的销售总金额由2016年度1,567亿元,增加至2017年度2,749亿元,大幅跃升75%。销售增长来自建筑与工程细分行业的增长高达179%。涉“一带一路”业务工业公司数目由176家增加至184家,是其中一个增长原因;以每一家公司自身销售增长分析,平均每家工业公司的销售额,亦由每家8.9亿元,升至每家14.9亿元,可见其增长之实在。能源公司的销售金额按年增长23%,至3,718亿元,但相比2014年度金额下跌18%。可选消费公司的销售金额按年增长34%,至948亿元,主要来自汽车行业,按年增长达123%。

  图2: 2014-2017年度受访上市公司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销售金额

  *仅包括从回收问卷中,上司公司披露之细分国家数据总和。金额单位为人民币亿元。

  (二)采购金额

  受访上市公司“一带一路”采购金额由2014年度10,769亿元,增加至2017年度11,137亿元,年复合增长率1.1%。剔除新增国家的影响后,经调整2017年采购总金额为10,488亿元,经调整的年复合增长率则录得负数。

  过去四年的采购金额呈现先跌后回升的格局,与国际油价的周期性和中国自身的原油需求有一定程度的影响,能源公司在“一带一路”采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据彭博数据显示,WTI 原油期货于2014年底、2015年底、2016年底及2017年底价格为每桶53、37、53、60美元,油价走势与采购金额走势相似。

  (三)新签工程合同

  过去四年,受访上市公司新签合同金额大幅跃升,由2014年度1,584亿元飙升至6,806亿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62.6%。即使调整新增带路国家的影响,年增长率仍以每年近60%的速度壮大(图3)。

  2017年度新签工程合同金额增长主要来自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两国的新项目。上市公司2017年年报资料显示,印度尼西亚美加达卫星新城及马来西亚东部海岸铁路等项目,合同额均达100亿美元的规模。另一方面,马达加斯加塔塔公路、巴基斯坦水电站及孟加拉国国帕德玛大桥等项目的合同金额均超过200亿元人民币。

  图3: 2014-2017年度受访上市公司“一带一路”国家新签合同金额

  *仅包括从回收问卷中,上司公司披露之细分国家数据总和。金额单位为人民币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新签工程合同首二十大公司合同金额的加总,已等于全部受访上市公司合同金额的96%,数据可见,从事工程项目业务的龙头企业优势明显。

  (四)新增投资

  过去四年,新增投资金额由2014年计起的年复合增长率达到7.2%。经剔除新增带路国家后,年复合增长率仍有6%。2017年度,受访上市公司“一带一路”新增投资金额略为放缓,由去年的1,057亿元,降至今年的942亿元,跌幅为10.9%,年复合增长仍维持正数。根据联合国《世界投资报告》,2016年中国为全球第二大对外直接投资国家,投资金额达1960亿美元,2017年则降至1250亿美元,按年减少36%,宏观数据的整体下调也反映在上市公司的相关数据上。

  (五)融资/贷款业务(仅适用于金融机构)

  过去四年,受访沪深港上市金融机构融资/贷款业务金额年复合增长率达到9.8%。经剔除新增带路国家后,年复合增长率仍8.6%。2017年度“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融资/贷款为25,461亿元,金额较去年降7.5%。

  上市公司“一带一路”融资/贷款金额主要来自境外商业银行,然而金额由去年的20,491亿元缩减至17,005亿元。以上下跌原因主要受到统计范围影响,首先,一家大型受访境外商业银行于2017年度被剔出互联互通范围外,故此未能纳入其贷款额于总数计算。其次,另一家大型受访境外商业银行因收购合并活动导致会计账目需要重新修订,今年提交的数据并不基于同样业务。

  撇除境外金融机构融资/贷款数据,中国国有金融机构的融资/贷款金额按年有明显增长,金额由2016年度的6,839亿元增加至2017年度的8,433亿元,增幅达23%,反映“一带一路”融资/贷款业务的增长动力来源,由境外金融机构转移至中国国有金融机构。

  涉“一带一路”融资/贷款业务的金融机构中,九成公司预期未来三年将增加相关业务规模。

  (六)保险承保业务(仅适用于金融机构)

  过去四年,受访上市金融机构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保险承保金额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3.9%。经剔除新增带路国家后,年复合增长率仍以每年一成以上速度增长。2017年度,受访上市金融机构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保险承保金额超过40,000亿元,95%来自保险公司,其余来自商业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

  上市公司的保险承保业务主要来自境外保险公司,承保金额由2016年度26,035亿元增长至2017年度32,077亿元。另一方面,中国国有金融机构的保险承保金额于2017年度升幅近倍,由4,350亿元显著增加至8,054亿元,数据同样反映中国国有金融机构成“一带一路”保险承保业务的一大动力增长来源。

  涉“一带一路”保险承保业务的金融机构中,所有公司皆预期未来三年将增加相关业务规模。

  五、上市公司“一带一路”参与行业及公司属性分析(一)参与上市公司的行业结构持续多元化

  能源类上市公司仍在“一带一路”业务中占主导位置,但其销售、采购、新签工程合同及新增投资业务金额逐年下降,对比2014年度数据,销售及采购金额下跌18%及17%,新增投资金额下跌56%,行业占比均录得显著下跌。相反工业类上市公司于销售、采购及新签工程合同业务金额则录得逐年上升,对比2014年度分别上升145%、93%及459%。其他行业如金融、原材料、消费及信息技术类公司,销售及采购业务金额也录得逐年上升。

  以业务金额计算,2017年度涉“一带一路”业务上市公司主要从事能源、工业及金融三大行业。以上三个行业的公司,于销售、采购、新签工程合同及新增投资四个指标中,分别占整体业务金额的70%、85%、99%及55%(图4),但这三个行业的公司数目,只占全部公司37%。

  图4:受访上市公司“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销售、采购、新签工程合同及新增投资业务行业分布(二)非金融行业以国企主导,民营企业投资占比显著

  受访上市公司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非金融业务由中国公司主导,2017年度中国公司相关销售、采购、新签工程合同及新增投资金额分别占整体的83%、92%、100%及76%(图5)。

  国有企业依然主导业务营运情况,于销售及采购两指标中,国有企业业务占比几年来维持于六成及八成左右,而国有企业的新签工程合同金额按年飙升逾倍,以致其金额占整体比例升至97%(图5)。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稳步发展,非国有企业积极参与其中,过往两年新增投资占比分别为42%及39%(图5),稳定的投资规模预期未来将为非国有企业带来“一带一路”业务增长。

  图5: 受访上市公司中国/境外公司“一带一路”业务占比(三)境内金融机构在“一带一路”沿线市场份额迅速上升

  从融资、保险等金融业务的市场份额现状来看,港交所上市的外资银行和保险公司(如汇丰、友邦等)占有绝对优势,其融资/贷款及保险承保金额分别占整体67%及79%(图5)。

  但从增长趋势看,境内金融机构融资/贷款金额由2014年度426亿元上升至2017年度8,433亿元;保险承保业务金额由2,639亿元上升至8,054亿元。反映在中国金融市场开放步伐提速的背景下,境内金融机构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建设,海外市场开拓不断取得突破。

  六、上市公司“一带一路”参与业务

  地域分析(一)上市公司参与区域与国家业务占比逐步趋向分散化

  2017年度受访上市公司“一带一路”参与情况数据中,新增3个区域9个国家纳入计算范围。新增3个区域为非洲、美洲及大洋洲。当中非洲加入南非、摩洛哥、马达加斯加及埃塞俄比亚;美洲加入巴拿马及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大洋洲加入新西兰。现有区域中,东北亚加入韩国,东欧加入奥地利。

  分区域来看,东南亚、中东及南亚三个地区仍保持业务金额前三名。

  根据中国商务部数据,2017年中国和东盟贸易总额达5,148亿美元,按年增长13.8%,中国已连续9年成为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受访上市公司的“一带一路”业务集中于东南亚地区,于六项指标中业务金额均为最高,除融资/贷款外,其余五个指标均录同比增长,当中采购及工程合同业务金额按年急升64%及153%。

  其次为中东及南亚地区,受访上市公司主要于中东(如沙特阿拉伯、阿联酋等)进行采购及融资/贷款业务,及于南亚(如印度、巴基斯坦等)进行销售及工程合同业务。

  同时,在销售、采购、新签工程合同、新增投资、融资/贷款及保险承保六项指标中的占比由前一年的92%、80%、95%、87%、97%及95%,显著下降至2017年的79%、75%、86%、78%、89%及83%,平均下降幅度近10%(图6),显示上市公司于“一带一路”业务发展区域正在由以上三个传统的热点地区,逐渐扩展渗透至更多沿线区域和国家。

  图6:受访上市公司于“一带一路”区域业务金额(二)2017年新增国家业务各具特色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上市公司在2017年新增的沿线国家,如韩国、新西兰、南非等国家中开展的业务类型各具特色。

  上市公司韩国业务繁多,是继新加坡后另一个“一带一路”业务的热门地。2017年度,上市公司韩国销售金额达785亿元,采购金额达547亿元,在全部“一带一路”国家中分别排名第二及第五。韩国为上市公司最大电子产品贸易伙伴,信息技术行业占韩国总销售额41%,而所有信息技术上市公司对“一带一路”国家销售金额中,58%来自韩国,在所有国家中排名第一。

  新西兰的农产品贸易与金融服务市场发展成熟,中国与其乳制品、食品等贸易频繁。上市公司于新西兰采购总金额达69亿元,当中超过80%来自食品饮料类公司。另一方面,上市公司于新西兰的承保总金额达到1,133亿元,在“一带一路”国家中排名第八,主要来自港交所上市的外资保险公司。

  南非为金砖五国之一,是非洲门户市场。上市公司于南非销售总金额达89亿元,主要来自工业、可选消费及电信三大行业。南非积极进口中国通信设备及电信服务,电信类上市公司对“一带一路”国家销售金额中,18%来自南非,在所有国家中排名第一。

  埃塞俄比亚与马达加斯加为上市公司于非洲基建项目热门地。

  2017年度,上市公司于马达加斯加新签工程合同总金额达231亿元,在“一带一路”国家中排名第七。根据公司年报,合同金额主要来自塔塔高速公路项目,合同金额超过200亿元。

  上市公司于埃塞俄比亚新签工程合同总金额达90亿元,当中87%为来自工程及电气设备类上市公司的基建项目,12%来自房地产公司。房地产上市公司开始涉足“一带一路”国家工程合同业务,2017年度48%房地产新签工程合同来自埃塞俄比亚,所有国家中排名第一。

  七、展望与建议

  虽然国际经济贸易领域仍然存在一些不确定、不稳定因素,特别是中美经贸摩擦对中国乃至全球的经贸发展蒙上一层阴影,但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在遵循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下,吸引着越来越多国家的关注和参与,在符合各国自身经济发展需求的领域不断走深走实。

  透视过去四年的数据,上市公司秉承“一带一路”开放共建的原则,默默耕耘,一步一个脚印地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一项又一项实实在在的经济合作。参与上市公司数量和参与金额都显著增长;从进口到出口,从基础建设到金融服务,从消费民生到信息技术,业务合作领域不断拓宽;涉及国家和地域愈加广泛。

  展望未来,建议在以下方面吸引和动员更多相关方的关注,为上市公司乃至更多类型的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创造更加有利的条件:

  一是发挥金融中心独特优势,从多个层面解决“一带一路”发展的资金瓶颈。从本报告的数据可以看出,过去几年在“一带一路”几个重要经济指标中,基础设施建设的增速最快,说明基础设施建设仍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发展主要瓶颈。“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资金需求巨大,基建投资还具有风险较高、初期经济效益较差和回收期长等特征,需要多主体、多层次、分阶段地满足其融资需求。在这些方面需要更多的发挥上海、香港等国际金融中心在信息汇集、资金融通、专业服务等方面的优势。

  二是形成上市公司“一带一路”经营风险治理最佳实践,为更多公司参与清除路障。“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政治、文化、宗教和经济制度差异较大,在资金瓶颈之外,业务经营风险是影响众多企业参与“一带一路”的另一个主要障碍。从本报告的数据可以看出,虽然过去四年上市公司参与度不断提升,但“一带一路”业务在公司整体业务占比仍较低,发展潜力仍然很大。实际上,一部分规模较大,在“一带一路”沿线运营时间较长的领先企业,特别是央企,已经形成了在特定领域的经营风险识别和防控模式,如果相关机构和行业协会等能通过组织上市公司“一带一路”经营风险治理研讨会等方式,推动这些风险治理最佳实践在更多后来的企业中应用,有助于降低企业参与风险和试错成本。

  三是推动各种类型的企业共同参与、各展所长、形成合力。10月30日召开的中央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媒体通气会透露,目前中央企业已在“一带一路”沿线承担了3116个项目,已开工和计划开工的基础设施项目中,中央企业承担的项目数占比达50%左右,合同额占比超过70%。本报告从上市公司参与的角度也反映出在基础建设等领域,国企目前占据绝对优势。但同时也可以看到民营企业在很多领域的增长速率很快,积极地在更广阔的业务范围内进行尝试和探索。“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很多领域亟待发展,产业链配套不充分,这也为不同类型的企业提供了天然的合作空间。央企国企作为排头兵,可以加强项目的协同,通过和民营企业、外资企业、所在国的各类企业合作,形成合理分工和梯次发展布局,为沿线国家和地域提供更全面的服务配套和解决方案。